中文聖經的翻譯歷史

最早期的嘗試

關於中文聖經的翻譯歷史,最早的記載可追溯至唐朝,即主後7世紀中葉的景教時期。根據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,唐太宗時(主後635年),大秦(敘利亞)傳教士阿羅本抵達中土長安。阿羅本為首位來華的基督教傳教士,屬涅斯多流派。阿羅本得太宗厚待,不但獲准「翻經建寺」(翻譯經典,興建教堂),太宗更「問道禁闈」(於禁宮內問道);碑文又提到「舊法」(舊約)和「經留二十七部」(新約二十七卷書),顯明阿羅本的確曾經嘗試翻譯一些聖經書卷章節,惟通通失傳。此後,元、明、清諸朝皆有翻譯聖經之舉。元朝有方濟會的翻譯,但不是譯成中文,卻是蒙古文。明朝有耶穌會的利瑪竇(MatteoRicci )來華傳道,據悉他也曾翻譯聖經。至清朝,先有巴黎外方傳教會的白日昇(Jean Basset )翻譯「大英博物館稿本」,此譯本差不多包括整部新約,現存於大英博物館;後來又有耶穌會的賀清泰(Louis DePoirot )翻譯「古新聖經」,現存在北京北堂圖書館。二者雖未對當代帶來大影響,但於後進者,包括馬禮遜,卻具相當的參考價值。
 

馬禮遜與《神天聖書》

   由倫敦傳道會傳教士馬禮遜(Robert Morrison )等翻譯的《神天聖書》,普遍被視為第一本真正的中文新舊約全書。馬禮遜來華的首要任務就是學好中文,翻譯中文聖經。他於1807 年抵達澳門。當時清廷對基督教並不友善,馬禮遜必須秘密工作,但他不怠慢,每天工作十多小時。1811 年,使徒行傳率先譯好出版。其後米憐牧師(WilliamMilne )加入,在兩人的努力下,第一本中文新約聖經於1814 年完成並出版;至1819 年,整本聖經也翻譯成中文,並於1823 年送馬六甲出版了。
  《神天聖書》的出版,不但是中國教會發展的里程碑,也實際在國人生命中帶來改變。最明顯的兩個例子是幫忙印刷這聖經的工人蔡高,以及梁發,兩人都因着與馬禮遜和米憐關係密切,加上在工作期間接觸到聖經而信主,並接受水禮。後來,梁發從馬六甲回廣州,更受馬禮遜按立為第一名中國人牧師。
  《神天聖書》連同馬禮遜其他出版如《華英字典》、文法研究、福音小冊子等,不但以中文表達基督教的全部教導,也幫助當時到中國傳教的西方宣教士學習中文,成為他們的重要資源。再者,後來翻譯中文聖經的人,也視馬禮遜所作的為根基。
  值得留意,在馬禮遜同期,其實還有一個中文聖經的翻譯計劃在印度進行。這個計劃由英國宣教士馬殊曼(Joshua Marshman )帶領,全書於1822 年完成並出版。就出版年份來看,馬殊曼的譯本較早,但是馬禮遜的譯本其實在1819 年便譯好,而且是在中國境內進行,所以一般仍以馬禮遜的譯本為第一本基督教中文聖經。
 

和合本的孕育與誕生

   在《神天聖書》翻譯好的整整一百年後,有另一個中文聖經譯本面世。這個譯本對普世華人教會發揮了鋪天蓋地式的影響力,其中多少經文金句,讓歷代華人基督徒背誦得朗朗上口,使華人基督徒的屬靈生命能通過母語得着神話語的餵養。這個譯本,就是幾乎每個華人基督徒都讀過的和合本。
  原來鴉片戰爭爆發後,中國宣教之門大開。各宗派本意一同重修聖經譯本,惟他們因神學問題而分歧,加上中國各省方言用語有異,結果不同的中文譯本湧現。及至1890 年,英國聖經公會、美國聖經公會、蘇格蘭聖經公會,及多個宗派和差會,決定以「和衷合作」的精神,共同翻譯和出版一個譯本。經過近三十年的努力,至1919 年,這個稱為「和合本」的譯本終於
面世。
  與之前翻譯的文言文聖經不同,和合本是中國第一個白話文譯本,相對淺白,推出之時剛好配合白話文運動,故廣受歡迎。
 

和合本的修訂

  和合本出版後沒多久,中國局勢越發嚴峻。二次大戰後,即1950年,聖經公會在香港成立辦事處,香港漸漸成為全球中文聖經的供應中心。1970年代開始,又出現了多個中文譯本,主要的有呂振中譯本(1970)、當代聖經(1979)、現代中文譯本(1979)、新譯本(1993)
等。這些譯本各有特色,但和合本仍然是最有影響力的一個。只是,和合本畢竟是百年前的成品。隨着時代轉變,語文不斷變化,加上近幾十年聖經古抄本的發現(如《死海古卷》)和研究,而且和合本並不是按原文翻譯的,故此,聯合聖經公會與各華人教會領袖商討後,決定修訂和合本。
  修訂工作於1983 年展開,修訂原則是要忠於原文、盡量少改和保持原來風格,以及符合今天中文的用法。「和合本修訂版」的新約於2006 年出版,全書於2010 年出版。
  就和合本作出的修訂,其實還有一次在1988 年,當時推出的「新標點和合本」按現代中文的標點修正,解決了舊版本只使用頓號和句號的毛病。除標點外,這版本也修正了分段和名詞的翻譯。
 

繼往開來

  翻譯聖經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,要把它翻譯成一種源遠流長而艱深的語文,融入一個成熟而深邃的文化,進入一個封建又封閉的社會,就更是艱鉅。可想而知,當年西方傳教士來華翻譯聖經,實在是極其艱辛的任務。然而,先賢定睛神的使命,即使排除萬難,也誓要把神的話語翻譯成中國人民看得明白的文字,他們對神的信心,對使命的忠心,對中國人的愛心,的確配受每個華人致敬與尊崇。今天普世華人能藉母語認識基督信仰,明白聖經教導,以至華人也有不少起來參與聖經翻譯工作者,薪火相傳,先賢功不可沒。
本文選自wycliffe.net